| 网站首页 | 生态花坪 | 银杉档案 | 保护动态 | 生态科普 | 生态文化 | 生态旅游 | 社区共管 | 花卉苗木 | 生态普及 | 繁體中文
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国银杉保护网 >> 生态文化 >> 文学诗词 >> 生态文化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
[图文]大瑶山里的流金岁月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大瑶山里的流金岁月
作者:莫喜生    生态文化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193    更新时间:2016-08-05

瑶山民居

 

今日天晴不天阴,

请你带头起个音,

我们挖地唱歌耍,

好唱歌来好看人。

越城岭余脉,黄沙瑶族乡大瑶山里流行的《挖地歌》,风趣诙谐,男欢女爱,直来直去;和流传千年的传奇人物广福王,黄沙干鱼,药王节,晒龙袍和野生蜂蜜,似陈年佳酿,余味无穷。做客黄沙,游客无不大呼:酣畅淋漓,养眼养耳养喉咙。

世外桃源大瑶山

临桂县黄沙瑶族乡位于柳州市融安县,龙胜县和永福县数县交界处,辖5个行政村,68个自然村,一千多户瑶苗侗壮汉族同胞,五千多人散居在面积二百多平方公里的崇山峻岭中,最高峰广福顶海拔一千五百多米,还有近二十座高山,海拔也在千米以上。

瑶乡村名颇具特色,非水即山,或山或界。翻水村,海拔高过千米,为金家河、塘头江、祖庙河之发源地,地名取自其数条小河流向复杂,反反复复,其余“围岭”、“宇海”、“长滩”等亦然。深山皆美景,秋末冬初,雨过天晴,远山近水,翠竹红枫,鸟兽复鸣,交相辉映;车行黄沙,处处云雾缭绕,处处绿树翻滚,处处小桥流水,处处鸡犬相闻,——好一幅浓墨重彩的山水画。

大瑶山中,充满民族风情的村落不胜枚举,棕树湾,上朝塘,阳家,张家等古民居错落有致,绿树掩映,石级步步高升,亦有水泥坡道供机动车早出晚归;海拔最高的翻水村级水泥公路已经破土动工,最边远的宇海村级公路也正在施工,有望年前修通。

广福王与黄沙干鱼

远离都市,大瑶山深处的黄沙瑶乡奇闻趣事数不胜数,流传最久影响最大派生最多的传奇故事,莫过于“广福王”系列,——广福顶,广福王和黄沙干鱼等皆隶属其中。

广福顶是大瑶山的最高峰,曾建有军事雷达站,此地山路险峻,风光旖旎,人迹罕至。传说50多前,各地反美反苏备战备荒,修地道挖防空洞,黄沙一青年亦应征参军,负责新兵接送的部队首长告知新兵家属和当地干部:“国家安全保障,任务艰巨,职责神圣。”至于前往何地及何公干,只字不提。天涯海角,鸿雁传书,两地相思,几年后在部队负责守护雷达站,维修通信设备的瑶族青年退伍回家,与村中老人叙谈部队的奇闻异事,方知部队距故乡不足百里。一时成为笑谈。

黄沙瑶乡盛产木耳,香菇,峰蜜,笋类,蕨类等山珍野味;还有远近闻名的黄沙鱼,肥嫩酥香,水煮或黄焖皆不需放油;煎制成干鱼,其油浸透八张草纸。传说之前的黄沙鱼并非如此,一天,乐善好施的智慧人物广福王,在风清水寡的黄沙河边钓鱼,不小心打翻了油罐,原来瘦骨嶙峋的黄沙鱼一下又肥又壮。做客黄沙,笔者有幸品尝到宽约两指,黄爽修长,品像极佳的黄沙干鱼,其味果然非同一般;推杯换盏,陪同采访的瑶族乡书记莫柳红告诉笔者:“现在的黄沙干鱼仔已卖到三百元一公斤;野生峰蜜也到二百元一公斤了。”言谈中充满自豪。

药王节与挖地歌

 大瑶山深处,瑶族同胞的民俗活动颇多,有几百年前的“尝新节”、“晒龙袍”、“药王节”和远近闻名亦唱亦作的“挖地歌”。

瑶族“尝新节”,俗称“吃新节”,和仡佬族和苗族、布依族、白族、壮族同胞们一样,瑶族“尝新节”是每年即将进入秋收的时节,农历七月初七。当日,瑶胞亲朋好友,欢聚一堂,先由寨老或师公带领童男童女到附近田间地头采新,摘成熟的谷物瓜果,挂放古树下,然后杀猪宰羊杀鸡,用整鸡、猪头、羊头、九串猪肉和二十四碗饭祭祀祖先和神灵。族人按辈份尊幼排列,跪拜祖先,师公口诵经书,用竹鞭指五谷六畜教识,众人如学生状规纪跟读。祭毕,放土炮、鞭炮进行扫寨、演摊戏、唱山歌、耍武术,寨老则用筛盛鸡、肉、酒,将栓有红辣椒和青蒜的竹杆插在田间地头,以示送祖毕。节日期间,瑶族同胞还要举行放生活动,主要是野生动物及鱼类。

海拔高,湿气重,温度低,一年四季瑶族同胞大多围坐火堂烤火叙旧。“晒龙袍”,每年农历六月初六,瑶民都要翻箱倒柜,倾其所有,把家中衣物凉晒于木楼四周,一来解除衣物湿气和霉味,二来借机向左邻右舍炫耀其家底。端午节,在江南水乡流行的是赛龙舟;而大瑶山飞禽走兽和各种植被齐全,河流滩多道弯落差大,瑶民们过的是“药王节”。当日,各村各寨的采药高手,把自己积月累日在大瑶山挖采的中草药,集中展销、推介。“药王节”是瑶族中草医生展示其行医治病的拿手戏,也是村民们交流养身保健之道的盛会。颇感遗憾的是,随着现代文明推进,“药王节”已渐渐淡出村民们的视野。

行走瑶山,笔者还领略了流传久远的“挖地歌”,——像江河船夫拉纤喊号的民间文化,几十或百多人,在又高又陡的岭坡上,一字排开垦荒,于鼓锣声中亦唱亦作,内容或打情骂俏或家长里短或生产劳作;现代都市已鲜为人知的“挖地歌”,在大瑶山却家喻户晓。

彭运恩,56岁,家住围岭行政村上宇庙自然村;是瑶乡中有名的“活地图”,还是民间文化爱好者,常年在外挖采中草药,为村民行医看病。彭告诉笔者:大瑶山地一户或一人都有面积宽到数千亩的坡岭,为解决人力问题,当地流行互相“背工”,即换工劳作;“挖地歌”就这样出现了,其内容分出工收工或劳作,方式有独唱、对唱、轮唱、合唱等。十年前,彭运恩开挖一片岭坡地,七人帮厨,四人敲锣打鼓唱“歌郎头”(即引子),一百二十八人参与“背工”,在长长的岭坡上一字排开,挖地唱歌,热火朝天,酣畅淋漓:

农民种田地,

不忘赶节气;

哥妹同挖地,

卖劲又卖力。

 

生态文化录入:zlg    责任编辑:zlg 
  • 上一篇生态文化:

  • 下一篇生态文化: 没有了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生态文化
    没有相关生态文化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  博彩|www.ggbct.com 博彩公司|www.001bct.com 博彩|www.q7bocaitong.com 博彩公司|www.ktvbct.com 博彩公司|www.q7baijiale.com